Yumiko先生せんせい

Yumiko先生せんせい

Yumiko先生

 

在菩提伽耶旁邊的小村莊Sujata,我隨意站著與當地的年輕朋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其實話題永遠離不了哪些開場白跟告別的橋段,『你是哪裡人?』、『你叫什麼名字?』、『你好嗎?』,我想這幾句英文是印度小朋友在學校裡面最容易學到的幾句話,但礙於各方面因素,沒有能力繼續精進英文,只好在看到外國人的時候,再勤加練習幾次這幾句萬年老梗。

 

 

當我在跟一群男孩聊天的時候其中有一個穿著當地小學制服的男孩,就一直靜靜地牽台踏車,站在人群旁邊觀望我,沒有過來插話,搭上沒有什麼情緒的表情,就只是兩顆大眼珠,睜著大大地看著我。

 

由於那時候是印度的夏季,每天都非常炎熱,而當下我沒有帶水,草草告別了那些年輕人後,我只想趕快走到兩百公尺外的市集,趕快買瓶水解渴。在印度40度的太陽下沒有水,是非常令人焦躁、不舒服的事情。

 

這時候這名孩子,默默得走到我後方,輕輕得碰了我的手臂,告訴我希望我跟著他,到左手邊的一棟一層樓高藍色建築去瞧瞧,他這是一間學校。嘴裡不斷告訴我『SchoolSchool。』

 

屋子的外觀非常簡陋,從柵欄外看過去,裡面只有一片空地與幾個水井,不跟我的話,我以為只是當地的政府水利設施,或是什麼不知名荒廢的機構。

 

我真的非常渴,感覺舌頭在發燙。加上過往的經驗,我們外國人往往被當成人型移動ATM,這孩子也解釋不出到底要我進去幹嘛,只是嘴裡一直說著『SchoolSchool。』,我心想八成又是要我進去參觀參觀,然後掏出點錢,給男孩一些導遊費或是捐獻費什麼的。

 

我微笑著拒,並解釋我真的口很渴,我想趕快去買水。

 

就算是學校又如何,我也不是你們老師啊。』我心想。

但是男孩不斷拉著我的手,拜託跟他進去瞧瞧。其實我心裡很堅決的拒了幾次,但在男孩執拗地拜託,不忍心讓他失望之下,只好再放下我那一點小小堅持,跟著他進去這棟神秘的建築參觀,頂多在跟我要錢的時候,馬上翻這小男孩一個白眼,然後火速走人。

 

男孩看到我答應之後,蹦蹦跳跳的往大門走去,還不忘跟旁邊的幾個小孩炫耀,像是,看吧,我帶了一個外國人來參觀。

 

「我就要看你能拿出什麼新的花樣騙我的錢。」我心裡想。

 

孩子從口袋拿出一串鑰匙,熟練得打開鐵門上的大鎖。邊開鎖邊得意得對我I’m the guard.」(我是警衛)儘管當下我實在不了解這個小屁孩為什麼會有一串這個建築的鑰匙。


走進大門,接著還有一座拉門式的柵欄,用同樣的大鎖鎖著,男孩再次拿出叮叮噹噹的鑰匙串,接著滑開柵欄,邀請我進入這間學校的唯一一間教室。

 

男孩進入教室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邀請我參觀掛在牆上的一張照片,那是一名日本女性,他她是Yumiko先生せんせい,男孩非常熟練得說著,彷彿那是他非常重要的一位老師。

 

這時候我才了解,原來這是一間日本人所建造的學校,男孩大概也分辨不出來從東亞來的不同國亞洲人有什麼不一樣,或著不曉得跟日本人什麼分別吧?或許他認為所有從東亞來的人,都是日本人。

 

接著孩子再從教室後方的櫃子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似乎是一本記錄日本寺廟慶典的圖冊,孩子再不斷得翻著每一頁,告訴我每一頁有Yumiko先生せんせい的地方。

 

這時候一隻母羊帶著幾隻小羊,默默走進教室,似乎也想要參與我們的校園導覽。

最後孩子在把每個角落都介紹一遍給我之後,了聲:Finish!(結束),拍拍手,鼓鼓掌,示意導覽結束。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清楚孩子到底想要跟我分享什麼?想表達日本人替他們建造學校的感謝?或著是純粹想當個神器的警衛導覽員?還是不想太早回家?

 

最後我替孩子拍下這張照片,希望他可以在學校好好學習,將來成為一名可以給予別人幫助的人,跟Yumiko先生せんせい一樣。

 

後記:孩子從教室門口外的水井打了水給我喝,非常甘甜,最後我也沒有拉肚子。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