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苦的奶茶

最苦的奶茶

Hampi是在印度中部的一個熱門觀光景點,也是我印度少數真正喜歡的景點之一,我還在當地的嘟嘟車上,看到司機貼著貼紙“秘魯有馬丘比丘,印度有Hampi“,雖然剛到Hampi的時候聽起來有點唬爛,可是當實際看到Hampi壯觀的巨石陣,心裡真的會覺得好感動,會覺得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啊,這可不是什麼人類靠著愛情的信仰,然後控制著幾萬名奴隸就可以打造出來的景觀(誤)。

 

由於這裡實在蠻適合印度小屁孩當作校外教學的地點,因此就容易在這裡遇到沒見過外國人如我整群鄉小學生

 

這些小孩最喜歡使用他們所知道的唯一幾句英文,最常用的就是What is your name?

 

大家要知道,在印度其實不管大人或小孩,每個人見到外國人都要過來跟你攀談一兩句,特別是當你遇到一整群的印度男子,他們就會先起哄一下,然後推派出一個看起來最會講英文的人,然後看起來很有自信地走向你後,再問你一句:What is your name

然後當你回答My Name is Ed之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他們就不知道要講什麼接著他們就會很高興的離開,然後大家一起品頭論足笑著說,哇,這個外國人的名字叫做Ed呢!


我實在遇過太多這種情形了,所以我決定來逗弄一下這些孩子。

因為直接講我的本名太無聊了,由於當時我身邊有印度朋友陪著我我就問他我應該要取什麼印度名比較酷,最好可以嚇死小朋友的,我的翻譯朋友就推薦我個名字叫做Ravi, Ravi也是印度眾多神紙之一,這些小朋友應該會覺得我的名字非常local 在地化。

 

果不其然他們聽到我的名字,都會先跟著我複誦一次:Ravi?! 然後大概差不多要180度,想怎麼會有個華人取個印度神明的名字,看到他們傻眼的表情,真是非常好笑,屢試不爽。

 

接著當天下午我就不斷到處賣弄我的新印度名字,直到我遇到這名坐在景點大門口的孩子。

 

我經過這孩子面前的時候,故意問了他的名字,就是為了開啟對話,故意讓他也問我的名字,他聽到我的名字叫做Ravi之後,果然還是一臉狐疑,應該覺得這個外國人怪怪的,可能有嗑藥。

我問他幹嘛沒事提一個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水壺坐在景點的前面,他他在賣奶茶。

 

我還以為他是賣完了,正準備要回家。

 

我問他,那奶茶的杯子呢?

 

「都放在背包裡,因為怕被猴子搶走」孩子

 

到處坐下來邊喝杯印度奶茶,是我的旅行方式,也是當地人的生活。

『要喝奶茶嗎?一杯三十盧比。』男孩問。
『三十盧比?外面一杯頂多十塊,你賣三十?』我舉起拳頭假裝要揍他肚子。
『好啦好啦,那算你二十就好』男孩結一個大便臉,想辦法要再多賣我十塊錢。

 

其實我從來不吝嗇多給辛苦、貧窮的小販一些小費,特別是出來工作的小孩,畢竟大多數他們都是因為沒有選擇,只好上街出來工作,比起只會乞討的孩子,還是討喜多了。

 

我要了兩杯奶茶,一杯給我的印度朋友。

我我問起他怎麼會在這裡賣奶茶男孩說他的爸爸因為前陣子工作的關係傷了腿,現在只能當個瘸子,所以他只好出來賣奶茶,多少賺點錢。

 

坦白,一開始我根本不把孩子的當一回事,因為在各大旅遊景點,充斥著各式各樣的詐騙,或許這孩子原本沒有打算要騙我什麼錢,但他可能期望可以多賺些小費或是幾杯奶茶

 

因為我的好奇心,我問了他的爸爸因為什麼原因而受傷,原來孩子的爸爸是在市區做搬運,切割大石頭的工作(Hampi地區非常有可能),可是在一次意外,石頭倒了下來,壓到了他的,導致現在他只能在家休息,無法工作。

 

我問那爸爸接下來要怎麼辦?

 

「爸爸開刀需要五萬印度盧比的費用,現在我靠每天來這裡賣奶茶已經存到了一萬塊盧比。」孩子

自從爸爸受傷的這五個月來,他都在每天四點放學後從市區坐公車到景點來賣奶茶,從五點賣到晚上八點。

 

而他已經13歲,讀七年級,看他的身材,我還以為九歲、十歲。

 

而他底下還有一個八的弟弟跟妹妹。

 

我想了想,媽媽總該有工作了吧,結果媽媽因為最近才剛生,只能在家休息。

 

聽到這我實在是頭抱著燒,一整個家庭的收入,就靠眼前這個13歲的孩子每天賣奶茶在支撐。而且其實他賣的景點,並不開放攤販,所以如果被警衛發現,就要大包小包在景點裡面跑給警衛追,如果被抓到了,難免要吃幾個耳光。

 

我還是敬佩他犧牲了自己童年與朋友玩樂的時間,每天一個人提著水壺坐著公車三十分鐘來到景點,就是為了養家,為了幫助他的爸爸改善健康。

所以每當我看到已開發國家的孩子,明明已經到了可以自立的年紀,卻依然凡事依靠父母,或是無理取鬧,這是我非常不能理解與欣賞的。

 

在這些國家,五六的孩子就要必須自己上街乞討,運氣不好或不努力,當天就沒有飯吃。

 

那我們富裕國家的孩子,到底有什麼事情是一定要父母幫忙的?或為什麼放學後就一定要去安親班,或是學校不能太早放學,不然小孩沒大人接送就會被綁架?為什麼我們社會不是讓孩子去更適應這個世界,或是變得更強壯,而是永遠的保護他們,讓他們永遠住在一個虛構的泡泡裡,永遠成長不了? 

 

(我自己並不想生小孩,但如果是我的小孩,以後敢跟我無理取鬧,我就把他丟到印度垃圾場跟小孩子一起撿垃圾,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鬧)

 

我提供了兩千盧比,大約台幣一千元給這名孩子,希望能多少減輕他的負擔,也請我的印度朋友幫忙翻譯,交代他務必將兩千盧比交給爸爸媽媽,並且以後要好好努力,不可以當騙子欺負外國人,他沉穩的向我朋友表示他一定會乖乖把錢交給媽媽。

 

這世界上有太多人需要幫助,但遇到這孩子,就是我們的緣分,我能幫到一個是一個。

 

之後黃昏到了,大批的遊客一起來到景點,孩子又提著水壺到處趕著賣奶茶。

 

我心想他一定是個好孩子,對不會騙我。
.
.
.
.
.
.

.


(
其實在旅程上,遇很多網友寫信來問我,可否捐款給我,讓我幫助路上我遇到的人。坦白,目前我真的沒有想到一個好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

 

首先,我私自接受捐款,多少會有法律爭議性問題。

 

再來就算我用群眾募資,讓大家自由捐獻小額,整件事我還是會有很大的壓力,例如公平性?你們怎麼知道我如何使用錢? 進而大家捐了錢,對我就會有期待甚至權力,相對我就會有義務。

 

反而到最後,不定只是搞死我自己而已,我也有點年紀了,在江湖上也飄一陣子了,對人性也有自己的見解,有時候我們自己認為的好心,在別的有心人士眼中,卻可能是可以拿來攻擊你的一顆棋子。

 

所以目前實在我沒有在收人任何費用的,如果您之前來信詢問,而我沒有回信,敬請見諒,以上簡短跟大家明,謝謝。)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