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孟加拉與當地媒體打了一架

我在孟加拉與當地媒體打了一架

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故事比較特別,也不一樣

除了跟往常一樣,用照片與大家分享我所拍攝的故事之外

另外一個部分就是也跟大家分享這次我在孟加拉所遇到的一個全球現象



因為相機以及攝影旅遊的普及,造成華人的遊客大舉進攻各大景點與慶典

這除了會讓部分的影像人士在取景與拍攝造成困擾之外,更會從中衍生出一些衝突與暴力事件

而我這次…….該怎麼說呢,有點算是池魚之殃的受害者吧?

請各位聽我娓娓道來…………..






我這次前往孟加拉拍攝的,是一場穆斯林世界的集會Bishwa Ijtema,BIshwa是世界,Ijtema是集會的意思,每一年估計有兩到三百萬人來到孟加拉首都達卡,來參與這項年度穆斯林盛會,可以說是亞洲第一大,世界第二大的穆斯林集會。(第一大在沙烏地阿拉伯麥加)





而在這個世界,孟加拉全國的城鎮都回來到這片集會場所,度過三天的集會禱告時間,其中也包含了世界各個國家遠道而來的信徒。

而人們就在這片政府整理出來的場地中,休息、煮飯、睡覺、禱告。







而三天的時間,其實有兩個拍攝重點,一個就是接近中午時間的集體大拜拜,,另一個就是搭乘火車,將火車擠爆前來朝聖的人潮。




大概就是類似這種照片,而大約在兩年前,有一名馬來西亞的攝影師,透過拍攝在火車站的一系列照片,然後獲得了一組國際比賽的最大獎,從那個之後,似乎就開始了相關的商業行為,有大批從馬來西亞以及中國的業餘攝影愛好者,透過類似旅行團的方式,來到這裡短程旅遊,就是想要捕抓這裡的畫面。

根據我簡單目測,大概至少有八十名以上來自外地的華人來到這邊捕捉畫面,而其中九成看起來都是退休人士,並且拿著各家廠牌最高規格的機身以及鏡頭。

那請大家看看我下方兩張照片,這是在大拜拜兩個小時開始之前,來自各地的攝影師就全部跑到橋上佔位置,華人佔多數,其中也有極少數的西方白人,次多的就是看不出來是印度還是孟加拉的攝影師。



http://www.mobile01.com/userinfo.php?id=2489521[/caption]

 



(左下是後來聽到衝突,上來保護我,把我帶離現場的好警察伯伯~)

由於橋上非常擁擠,加上橋身看起來又很舊,而且大拜拜根本還沒有開始,這麼早上去卡位,並不可以知道最好的角度是什麼,所以一直在開始之前,我都坐在橋下,欣賞這非常幽默的一齣戲,橋上的華人拍橋下的孟加拉人,而橋下的孟加拉人在看沒看過那麼多的華人。

好,等到大會廣播聲音響起,信徒們也紛紛拿起地毯或是各樣可以鋪在地上的墊子,準備開始禱告,我也在這個時候走上橋準備找尋適合我的角度。

坦白說,這個時候整個橋真的是水洩不通,不只是擠滿攝影師,還有一些當地人因為沒有禱告的需求,所以必須來往橋上,更造成了橋面上的混亂跟擁擠。

這個時候,我選的是一個走上橋,轉彎的位置,我從頭到尾都站在那裡,因為我覺得哪裡就是最好的角度,一開始那裡有空間可以讓我站,我也不覺得我佔了誰的位置。

講到這邊,讓我暫停一下。

我剛才有說,這個大拜拜,是中午才開始的,所以其實我在上午的時候,我就在火車站拍攝的時候,遇過同一批華人,我跟他們沒有交集,也沒有講話,只是默默在一旁看他們拍照,但是對於誰誰誰大概是什麼個性,誰誰誰講話比較大聲,誰誰誰講話比較衝,我都大概有個底。

那回到橋上場景,這個時候正式禱告還沒有開始,我就發現我前方、遠方、左方,都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衝突,大多時候我都是聽到華人老伯在抱怨這些孟加拉攝影師不講理,硬要卡位進來。

但是坦白講,我是後來才上來的,我不知道前面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誰先到之類的,總之不關我的事,顧好我的位置要緊。

接著我的右前方,也就是台階下方的中段,爆發更激烈的衝突,兩個孟加拉人指著一個華人老伯破口大罵,看樣子華人老伯也是嚇傻了,也因為他們不會英文,所以無法反擊,只好乖乖讓位。

前面這個被大罵的華人老伯呢,我上午在火車站就看過,算是屬於比較喜歡發號施令的那種角色,我心想,他可能就是會去頂撞他們幾句,所以就被大罵了,我心裡也不意外,同樣的,兩邊我都不認識,我也無法可管。


http://www.mobile01.com/userinfo.php?id=2489521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指)


好,接下來就比較誇張了喔。

戰火延燒到了我左手邊的老伯,這時候有兩個當地攝影師,因為覬覦他的位置,可是華人老伯又沒有意願退開,其中一個孟加拉攝影師竟然用英文,用嘲諷的口氣與表情,看著華人老伯的眼睛講說:
「do you want to die? do you want to die? give me this space.」
(意思就是,你想死嗎?不想死的話,給我這個位置)

我想這個人也講不了什麼英文,但特地用了比較恐嚇的字眼,去威脅這個完全不會講英文的華人老伯。

這個時候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我就了解前面發生什麼事情了,這些孟加拉攝影師就是來硬的,不管先來後到,就仗著自己是媒體,然後要這些人把好位置讓出來給他們。

當時我就心想,現在我在火線上忙啊,沒空理你,等下你用到我,我們就來玩看看。

沒錯,啊事情就這麼巧,那個老孟搶到位置之後,喵了我一眼,然後跟他身後的朋友打了個pass叫他來我這邊,意思是說他會把我擠掉。

接著同一個人,他就用他的右手肘,很大力的把我很用力地往右邊推。

那個推,不是客氣,或著是善意的提醒你請你借過一下那種推,他的力道,要嘛不是以為我是紙紮的,就是弱智好欺負。

我發揮當年死守四行倉庫的精神,別人退,可是我就是不能退,我必須堅守我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用左手肘更大的力道把他推回去,他轉頭看我,我就跟他說: 「im not sacred of you, im not like those elders, don’t motherfucking pushing me again.」 (我不會怕你,我不像那些老人一樣,他媽的不要再推我一次)

接著就輪他傻了,他們在這裡推了那麼多人沒輸過,結果遇到一個人推不走還來挑釁的。

然後我就繼續用一些簡單的印度話對他叫囂,他聽到更傻。(孟加拉話跟印度話有些通用)


這時候戰事就擴大了,周圍的孟加拉攝影師全都加入戰局,大聲對我叫囂,他們一直跟我說,他們是media,一直跟我強調他們是media,我就回說,我也是media啊,怎樣,然後剛才前面在橋下大罵老伯的就開始威脅我說,叫我拿出證明,不然警察會抓我走,我就跟說,抓我啊抓我啊,你爸才不是被嚇大的。

然後由於這個時候因為有重要的畫面要拍攝,所以大家只好先暫停這個回合,專注到相機前面認真工作,但是我確切感受到,有人從後方幹我拐子,而且猛力的推我後腦勺。(他們都比我矮,還用手肘幹我拐子,太瞎了吧)

有一句話是這個說的,「為了攝影,我可以忍,但為了中華民族,我不能忍。」


然後整個活動結束之後,確定沒有大景可以拍了,我就回頭找剛才推我的那個矮子,我就大聲質問他衝三小推我,然後就爆發了另一波衝突,由於我非常大聲的質問,所以其他的孟加拉攝影師也跑過來拉我,叫我小聲,不要張揚。

這時候我就發現,他們也不想被知道他們欺負別人,因為孟加拉人是以好客出名,如果我真心要操作,或是我用不同的方式表現,是有可能帶動現場朝聖群眾的情緒,接著去攻擊這些孟加拉記者的。

所以我就越來越大聲,並且故意讓警察介入,但是很傻眼的是,在天橋上的警察,實在沒啥屁用,只能軟軟地站在中間,就算警察站出來了,對方四、五個人,還是不斷對我出手,推我,有人也隔著警察對我臉出拳頭。

後來由於實在是敵眾我寡,警察不給力,我身上又帶著二十萬的相機器材,實在不能再冒險下去,所以我只好假裝在另外一名好心警察協助之下,撤退戰場。

這個時候,我往天橋下一看,我才發現整個天橋下的人都在看我們的爭鬥,所以我就大聲的喊這些媒體對我動手,但當我再轉頭,這個對我動手的人,已經不見了,可能也怕被這些民眾抓到吧。

接著我回到橋下休息,整理裝備,還有好多個當地的民眾跑來找我,他們的表情非常非常生氣,說真的一開始我還搞不懂這些民眾到底是幫哪邊的,後來透過翻譯跟我說,我才知道這些民眾全都是在場的人,把現場的事情以及他們說的話聽得一清二處,他們願意幫我作證,甚至去跟他們再打一場 XD

靠邀,現場真的太多人,而且實在不是我的場子,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且我不想牽連我的翻譯,所以只好裝備趕快收一收,離開現場。


http://www.mobile01.com/userinfo.php?id=2489521


講到這裡,上方的文字都是我個人的立場與觀點。

那下方我來跟大家說明一下,為什麼當地的攝影師,會對於這些“攝影旅遊”的人這麼反感。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應該還是在於那麼大量顯眼的遊客來到這樣子的場地,的確會為攝影師在取景以及構圖上,帶來不少的困擾,

我自己也完全可以體會,以在火車站的場景來說,原本我可能可以拍到一個構圖良好,乘客從火車上用完美姿勢跳下來的方式捕抓到一張好照片,可是卻因為一大堆的華人遊客,聚集在車門前面猛拍,而且一卡就是四五個人一起,這就導致我可能損失一張很好的照片與作品,更不用說,這樣的高潮,一年只有一次。

再來,從上面那張截圖來看,他們似乎非常不能接受擺拍,我在現場我看到非常多華人遊客,指定當地人擺出他們想要的姿勢,我還看過他們要求一個站在火車頭上方的乘客,擺出像電影鐵達尼號裡面傑克那樣翱翔天際、浩瀚無垠、雙手擁抱大自然的畫面。

我看了也很想吐。

我們是華人,台灣也不少這樣子的攝影生態,但是我不清楚為什麼孟加拉地區,似乎對這個擺拍文化還不是很熟悉,甚至感到驚訝與厭惡,可能是因為攝影普及性的關係吧,至少台灣人看到這樣子的畫面,相信是見怪不怪,莫可奈何了。



但是再換回我的角度去說這件事情,我不太理解為什麼他們需要在天橋上動粗口,甚至動手推人打人(苦主就是我),因為我認為,天橋上擠歸擠,的確可能無法站到天橋第一線去拍攝,但是我不認為有擠到讓人完全無法拍照的程度。

如果當下對方願意出示媒體證件,好聲好氣的跟這些中國人打聲招呼,請他們讓個幾秒,我想不至於需要演變到這樣每個據點都在吵架。(當然我不清楚中國人有多大意願出借位置與配合程度)

再來,他們嗆我說我必須是媒體才能拍照,在上方的截圖,他也說要媒體才可去拍火車。

但這個並不是社會事件,就是一個節慶,有什麼立場去規範只有媒體能夠拍攝? 

再來,現在這個時代,媒體的劃分並不像從前,因為現在只要你有工具,每個人都是媒體。

我本人真的從來沒拿過媒體證跟拍攝證,但我寫的故事與拍的照片不代表沒有能力賣給媒體與分享給大眾,對吧?



如果當地媒體真的對這個現象不滿,甚至可以針對這個現象拍出一個故事,或是想辦法與業者或是警察單位溝通等等

(他們也很痛恨當地攝影師把國外攝影師帶進來成為生意,但有錢誰不賺)

我不會去說,動手就是不對這種八股的話,有些時候,我更相信非法正義。

但是在這種情況,就要動手打人並且出言辱罵別人,這樣有什麼資格與榮耀稱自己為媒體?


但是大家請別替我擔心,我身體完全沒有受傷,就是一些推擠還有幾個沒啥力道的拳頭。

就算他們碰傷了我的身體,也無損於我的心,因為在他們說出那樣卑劣的話與作出惡劣的行為的時候,他們早就輸了。

(況且還多打一)

他們只是一時的贏了,卻是永遠人生的輸家。



講到這邊…………….還有人想看下方的照片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