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妓院』-我的印度妓院蹲點觀察

(照片已經過變色處理,除了第一張照片,後續照片皆與主題無關))今天的想分享的故事是,我在印度時蹲點在一間德里妓院三個禮拜的故事。《生於妓院》(Born Into Brothels),是一部二○○四年在美國上映,並且在同年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一部電影,英國女導演Zana 透過記錄著教導幾名生活在印度加爾各答妓院的孩子使用相機、拍攝照片,呈現了加爾各答...

Continue Reading

海上的孤船-海上吉普賽人,巴夭族 (後記)

今天艾德要再來分享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呢,其實在我心中,一直是個遺憾,在這之後,對於我的人生以及世界的價值觀,也發生了不小的影響,但你看了這個故事有沒有感覺,見仁見智。而這段經歷發生在2017年,當時我為了拜訪馬來西亞先本那,拍攝所謂的海上吉普賽-巴夭人。這些巴夭人呢,目前都是定區在馬來西亞婆羅洲的海島、陸地周圍,但是他們基本上,不上陸地生活,只將房子...

Continue Reading

我在孟加拉與當地媒體打了一架

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故事比較特別,也不一樣除了跟往常一樣,用照片與大家分享我所拍攝的故事之外另外一個部分就是也跟大家分享這次我在孟加拉所遇到的一個全球現象因為相機以及攝影旅遊的普及,造成華人的遊客大舉進攻各大景點與慶典這除了會讓部分的影像人士在取景與拍攝造成困擾之外,更會從中衍生出一些衝突與暴力事件而我這次.......該怎麼說呢,有點算是池魚之殃的受...

Continue Reading

印度的副本魔王,孟加拉?

印度的副本魔王,孟加拉?如果旅遊像電玩遊戲有副本的話,印度的副本大魔王,大概就是孟加拉了吧。 這次從印度來到旁邊的孟加拉,是為了拍攝孟加拉最著名的穆斯林節日Bishwa Ijtema,也因為這個特別的機會,讓我看到了許多特殊、難以忘懷的人文風景。 孟加拉曾經也經歷過一段血淚的過去,有了前人的革命與犧牲,才有了現在獨立的孟加拉國。 在18世紀後半英國人...

Continue Reading

古蘭似海

 從以前我在遊歷伊斯蘭國家的時候,就常常被許多所遇見的問題所疑惑,而這些疑惑讓我在印度旅行的時候,也因為接觸到當地的穆斯林族群,而不斷被勾起。 為什麼女生要戴頭巾?為什麼有的國家不只要戴頭巾,還要將整張臉遮起來?讓女童早婚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男人的權力遠遠凌駕於女人之上?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不能開車甚至騎腳踏車?一個男性可以合法取四個妻子的緣由又...

Continue Reading

傳說對決?成為狂暴卡莉女神之路

這次要分享的印度故事比較特別。相信不少人都有玩手遊“傳說對決”吧。裡面有一個女魔攻角色卡莉,其實就是從印度教的故事所衍生出來的。(題外話,像是孫悟空其實也是印度教的猴神哈努曼來的唷) 但在這邊,我先跟大家跟大家分享一個有趣的印度宗教概念。在我們台灣人往常看電影、動漫,甚至是各種宗教故事的概念裡面,往往會認為,神明(住天上的)永遠都是主持正義的一方,而...

Continue Reading

便宜了色狼的Holi彩色節?

在印度有一個笑話,就是如果你問印度人,一年在印度到底有多少節日,他會回答你366個,就是表示在印度,一天至少會有一個節慶可以參加、慶祝,表示印度這塊土地對於節慶、宗教的狂熱。而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旅行走了萬里路,如果不讀書,那也只是幫別人送信的。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對在各地的風景、故事,有更多的了解,那也會對我們的照片與旅行,有了更多的意義與回憶。請讓我用...

Continue Reading

貧民百萬孤兒院

貧民百萬孤兒院 走進偏離主要巷道的小弄內,由於適逢雨季,路上有不少的水窪,流浪狗索性直接腹部朝下,趴坐在暫時的露天泳池泡澡,或許是看了整天泡在大池塘乘涼的水牛們,有樣學樣起來。 這是一道上午十一點的強烈陽光,打在對面還在敲敲打打的紅磚牆上,進而形成一道柔和的光線,反射到我所坐的房間,映照在兩名女孩子的側臉上,成了一幅美麗的畫面。 我在一間孤兒院裡。 ...

Continue Reading

最苦的奶茶

Hampi是在印度中部的一個熱門觀光景點,也是我印度少數真正喜歡的景點之一,我還在當地的嘟嘟車上,看到司機貼著貼紙“秘魯有馬丘比丘,印度有Hampi“,雖然剛到Hampi的時候聽起來有點唬爛,可是當實際看到Hampi壯觀的巨石陣,心裡真的會覺得好感動,會覺得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啊,這可不是什麼人類靠著愛情的信仰,然後控制著幾萬名奴隸就可以打造出來的景觀...

Continue Reading

印度的潑酸攻擊

 潑酸攻擊,在印度是除了強暴之外,最嚴重的犯罪行為。 在2017年的聖誕夜,我在德里的康諾特廣場,遇到這名女性單獨的坐在路邊乞討。我當然是有拍下照片,瞭解她的故事的慾望的,但是為了避免做出讓人認為魯莽的舉動,或是造成她的不悅,所以我先坐在遠處,默默的觀察光線以及場景適不適合我拍照,並且同時看看在人潮擁擠的鬧區,她得到零錢捐助的情況多不多。 我在熙來嚮...

Continue Reading

Yumiko先生せんせい

Yumiko先生 在菩提伽耶旁邊的小村莊Sujata,我隨意站著與當地的年輕朋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其實話題永遠脫離不了哪些開場白跟告別的橋段,『你是哪裡人?』、『你叫什麼名字?』、『你好嗎?』,我想這幾句英文是印度小朋友在學校裡面最容易學到的幾句話,但礙於各方面因素,沒有能力繼續精進英文,只好在看到外國人的時候,再勤加練習幾次這幾句萬年老梗。  當...

Continue Reading

成為冠軍女兒之前

 距離首都新德里車程四個小時的Balali,是孕育出多名國際得牌摔角選手的村莊。雖然車程看似不遠,但在印度最悶熱、嚴酷的夏天,還有那奔跑在攝氏四十多度豔陽下,而沒有冷氣的公車裡,都為這趟採訪行程增添磨難。 Balali村莊的公車站沒有站牌,周圍就是幾間零零星星、了無生氣的雜貨店,販賣著孩子們喜歡的零嘴,同時伴隨著滾滾黃沙,還有那持續在考驗人們意志的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