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了色狼的Holi彩色節?

在印度有一個笑話,就是如果你問印度人,一年在印度到底有多少節日,他會回答你366個,就是表示在印度,一天至少會有一個節慶可以參加、慶祝,表示印度這塊土地對於節慶、宗教的狂熱。而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旅行走了萬里路,如果不讀書,那也只是幫別人送信的。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對在各地的風景、故事,有更多的了解,那也會對我們的照片與旅行,有了更多的意義與回憶。請讓我用...

Continue Reading

貧民百萬孤兒院

貧民百萬孤兒院 走進偏離主要巷道的小弄內,由於適逢雨季,路上有不少的水窪,流浪狗索性直接腹部朝下,趴坐在暫時的露天泳池泡澡,或許是看了整天泡在大池塘乘涼的水牛們,有樣學樣起來。 這是一道上午十一點的強烈陽光,打在對面還在敲敲打打的紅磚牆上,進而形成一道柔和的光線,反射到我所坐的房間,映照在兩名女孩子的側臉上,成了一幅美麗的畫面。 我在一間孤兒院裡。 ...

Continue Reading

最苦的奶茶

Hampi是在印度中部的一個熱門觀光景點,也是我印度少數真正喜歡的景點之一,我還在當地的嘟嘟車上,看到司機貼著貼紙“秘魯有馬丘比丘,印度有Hampi“,雖然剛到Hampi的時候聽起來有點唬爛,可是當實際看到Hampi壯觀的巨石陣,心裡真的會覺得好感動,會覺得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啊,這可不是什麼人類靠著愛情的信仰,然後控制著幾萬名奴隸就可以打造出來的景觀...

Continue Reading

印度的潑酸攻擊

 潑酸攻擊,在印度是除了強暴之外,最嚴重的犯罪行為。 在2017年的聖誕夜,我在德里的康諾特廣場,遇到這名女性單獨的坐在路邊乞討。我當然是有拍下照片,瞭解她的故事的慾望的,但是為了避免做出讓人認為魯莽的舉動,或是造成她的不悅,所以我先坐在遠處,默默的觀察光線以及場景適不適合我拍照,並且同時看看在人潮擁擠的鬧區,她得到零錢捐助的情況多不多。 我在熙來嚮...

Continue Reading

Yumiko先生せんせい

Yumiko先生 在菩提伽耶旁邊的小村莊Sujata,我隨意站著與當地的年輕朋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其實話題永遠脫離不了哪些開場白跟告別的橋段,『你是哪裡人?』、『你叫什麼名字?』、『你好嗎?』,我想這幾句英文是印度小朋友在學校裡面最容易學到的幾句話,但礙於各方面因素,沒有能力繼續精進英文,只好在看到外國人的時候,再勤加練習幾次這幾句萬年老梗。  當...

Continue Reading

成為冠軍女兒之前

 距離首都新德里車程四個小時的Balali,是孕育出多名國際得牌摔角選手的村莊。雖然車程看似不遠,但在印度最悶熱、嚴酷的夏天,還有那奔跑在攝氏四十多度豔陽下,而沒有冷氣的公車裡,都為這趟採訪行程增添磨難。 Balali村莊的公車站沒有站牌,周圍就是幾間零零星星、了無生氣的雜貨店,販賣著孩子們喜歡的零嘴,同時伴隨著滾滾黃沙,還有那持續在考驗人們意志的艷...

Continue Reading

阿富汗帕米爾,上帝的搖籃

帕米爾高原,一個被稱作,上帝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所擺放的搖籃。身為一位職業的人文攝影師,我期待帶著我的相機,探索更多的未知,擁有更多屬於我自己的冒險。沒錯,在現在這個網路的時代,所謂的冒險、探索,似乎慢慢被網路的圖片、影片所取代,我只要在家,我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個角落的面貌,而人文攝影師的重要性,也相對地減少。但,那都是別人的經驗,別人的故事與冒險,如果...

Continue Reading

你喜歡巴基斯坦嗎?

你喜歡巴基斯坦嗎?在2016年的9月,我選擇踏上巴基斯坦的國土,媒體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的之一,這裡有綁架,有在公園引爆的炸彈攻擊,有無數警察與塔利班間的火拼,彷彿這裡是世界上最不值得人注目的一片塵土。人類就是這麼容易被標題與刻板印象所影響,包含我自己。前往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的飛機,其實不少,但我為了省些費用,選擇在曼谷做長時間等待的轉機。在...

Continue Reading

我19歲開始旅行,與大家分享為甚麼人需要旅行

這篇文章是分享給想自助,可是卻還不敢的朋友!如果您是背包前輩,就讓您見笑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在我19歲那年,開啟了我自助旅行的故事我在外商公司實習了一年,存下了10萬元很果決的就選了美國的紐約跟波士頓,當做我自助旅行的第一站我想是因為這兩座城市的名氣,還有自助旅行經驗上...

Continue Reading

旅行讓我更勇於追逐夢想

2008年的8月,我是WCG世界電玩大賽的代表選手,當時正在新加坡參賽,同時也是舉旗選手正要上台前,主辦單位匆忙的跑到後台,說我不能用手上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並且拿著白色的會旗要求我換上。當下反抗,其實沒有甚麼實質的意義。在另外15個國家選手、代表的注視下我只好把紅色的國旗換下,默默再裝上白色的會旗。每個國家的選手都是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不懂得為甚...

Continue Reading